首页 >> 网友推荐 >> 回 家 >> 正文

回 家
  稿件来源:人民日报  发布时间:2018-12-10  作者:黄传会  编辑:周明

今年9月1日,由中国海军导弹护卫舰芜湖舰、邯郸舰和综合补给舰东平湖舰组成的第三十批护航编队,抵达亚丁湾预定海域。自2008年12月海军派出首批护航编队,10年来,中国共有90艘战舰参与护航行动,安全接护6000余艘中外船舶。

劈波斩浪,历尽艰辛,其间发生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。本文讲述的是其中的一件,堪称真实版的《红海行动》……

——题  记

  

1

当也门索科特拉岛的导游阿里,告诉阿美和布蓝,“战争爆发了,你们走不了了”,两个万里迢迢来旅游的中国姑娘,顿时陷入无助。

阿美从中央美院设计系毕业后,在一家报社做美编。她酷爱旅游,曾经去过阿联酋、伊朗、埃及等国。一次她和伙伴去伊朗旅游,住的是小公寓。她们想买点羊肉自己炖着吃,到了肉摊前,发现谁也没带钱,那位卖肉的大叔将大半只约70美元的羊腿包好,让她们先拿走。她们挺为难,大叔却执拗地坚持着,还说“‘秦’,朋友”。伊朗老百姓称呼中国游客为“秦”。有专家认为,英文china,就是由“秦”(chin)的译音而来。

布蓝在天津一所大学当老师。

有一次,两位闺蜜在寻找新的旅游地时,阿美发现网站正在推介也门共和国索科特拉岛(简称索岛)。索岛位于阿拉伯海和亚丁湾的交汇处,距离阿拉伯半岛350公里,是也门共和国一个省。1800万年前,索岛便与大陆板块隔绝,岛上37%的植物、90%的爬行动物都是独有生物。

阿美发给布蓝两张照片,是两种珍稀植物,龙血树和沙漠玫瑰。龙血树树干挺拔,树冠像是盘旋飞行的飞碟;沙漠玫瑰树皮像橡胶般闪闪发光,枝干顶端长着漂亮的粉红色花朵。

布蓝当即回复:“就它!”

2015年3月21日,阿美和布蓝抵达迪拜,再转航班。一个半小时后,班机降落在索岛省会哈迪布市简易机场。

一位又黑又瘦的小伙子,上身衬衫下身长裙,站在出口处接站。“欢迎你们来索岛旅游!”他自我介绍,是旅行社的经理兼导游叫阿里。

接下来几天,她们在阿里的陪同下,忘情地游玩……

3月27日,是在索岛规划行程的最后一天。

从早上开始,阿里的电话特别多,神色有些异常。傍晚,阿里严肃地说:“你们明天走不了了,我国首都萨那昨天遭到轰炸。”

阿美不解:“萨那遭到轰炸,我们为什么走不了?”

阿里叹了口气,“战争开始了。现在,没有得到允许,任何民航飞机都不可以运营。你们明天的回程航班肯定会被取消。”

出发前,阿美从网上也搜寻过也门的局势,这个国家有内乱,但没说不让旅游,她做梦都没想到会出这档事。

阿美暗暗叮嘱自己不能乱了分寸,她问阿里:“还有其他什么办法吗?”

阿里用双手抹了抹脸,说:“你们刚到那天,X国的一位王子也来索岛旅游。明天私人飞机会过来接他,如果得到允许,你们就可以搭乘飞机离开这里。”

第二天清晨赶到机场。王子的车队也到了。机场一位工作人员拿着纸笔走到游客中间,要求大家把自己的国籍、姓名和护照号码写在纸上。

等了两个多小时,那位工作人员对游客们喊道:“大家回去吧,走不了了!”

阿里对阿美她们说:“王子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,只是想搭机的游客太多,无法甄别每个人的身份。他表示非常遗憾!”他又安慰道:“王子说了,他回去后会帮大家想办法的,你们先别着急。”

一阵轰鸣声传来,阿美抬头一看,私人飞机已经腾空而去。

布蓝一脸苦相:“被扔在这么个岛上,谁还会想着咱们?管咱们?”

阿美故作镇静:“天无绝人之路……”

2

万里迢迢亚丁湾,几多风浪几多险?

3月26日,由临沂舰、潍坊舰和微山湖舰组成的中国海军第十九批护航编队,正在亚丁湾执行第825批次护航任务。

傍晚,编队接到海军蓝盾指挥所急电:也门局势恶化,我国政府决定撤侨。编队立即向也门亚丁港、荷台达港海域机动,听令撤侨。

撤侨是一个国家的政府通过外交手段,把侨居在他国的本国公民撤回本国的外交行为。新中国成立后,或由于居住国内乱等变化,或由于居住国排华,或由于居住国天灾,我国政府组织了近20次撤侨行动。

这一次,是我国首次动用军舰直接靠泊外国港口撤侨,首次在交战区域炮火威胁下撤侨。

28日晨,海军蓝盾指挥所电令:临沂舰29日担负也门亚丁港约140名中国公民撤离任务;潍坊舰、微山湖舰30日担负荷台达港约450名中国公民撤离任务。将撤离人员全部护送至吉布提。

29日12时10分。

中国驻亚丁总领事馆电告护航编队,临沂舰进出港事宜协调完毕,首批撤离的124人已经在亚丁港马拉多功能码头集结。

13时46分,临沂舰慢慢朝码头驶来,舷旁悬挂着大红横幅:“祖国派军舰接亲人们回家!”

人们激动万分,禁不住齐声高喊:“祖国万岁!”“解放军万岁!”

仅用39分钟,临沂舰顺利接收124名撤离人员后,向吉布提港疾驰而去……

3

3月29日。

阿里一大早来到旅馆,对阿美和布蓝说:“我突然想起来,我们岛上有一支中国医疗队。”

“中国医疗队?”阿美两眼一亮,“是中国政府派来的医疗队吗?”

阿里点头:“对!记得我很小的时候,中国政府就派医疗队来索岛了。我想,如果局势真恶化了,医疗队也会撤走的,你们可以跟他们一起走!我的哥哥在医疗队帮助干些杂事,刚才我打听了,医疗队那边好像还没有撤离的意思。”

阿美心绪放松了些。

第二天早晨,阿里兴冲冲地跑来,对阿美说:“中国驻X国大使馆打电话来,‘找两名中国来索岛旅游的游客’,要你们赶紧回电话。”

“大使馆怎么知道我们到这里旅游?”阿美满脸糊涂。

“王子走的时候,不是要大家的国籍、姓名和联系方式了吗?一定是他将你们的情况通报给中国大使馆。”阿里催促道:“还不赶紧给你们的大使馆打电话!”

阿美用阿里提供的号码拨通了电话,她使劲儿控制住才没让泪水流出来,“大使馆同志,我叫阿美,现在我和同伴布蓝在也门的索岛旅游,遇到了困难,无法回国了。”

对方安慰道:“你们先别着急。咱们国家已经考虑从也门撤侨了。鉴于索岛归属也门共和国,建议你们将情况向我国驻也门亚丁总领事馆汇报。请你记一下亚丁总领事馆的电话号码。”

“太好了,赶紧跟亚丁总领事馆联系啊!”阿里听到后马上说。

电话顺利拨通了,传来一位有些沙哑的男子声音:“你好,这里是中国驻也门亚丁总领事馆,我是马冀忠领事。”

阿美又将情况向马领事汇报了一遍,马领事说:“昨天在亚丁的中国公民刚刚被撤离走,请你们放心,肯定不会忘了你们!”

“中国”“公民”这两个司空见惯的词语,此时听起来却分外亲切。阿美憋了一天的泪水,奔涌而出。

马领事又说:“索岛有一支中国医疗队,建议你们与他们取得联系。”

放下电话,阿美对布蓝和阿里说:“走,赶紧去医疗队!”

中国医疗队在当地一家医院里,离旅馆走路也就十几分钟。

医院比较简陋,只有两排平房,房前有几株椰枣树。

队长秦拓一见面,便开玩笑:“嘿,两位姑娘真是大胆,竟敢跑来索岛旅游,这下回不去了,哭鼻子了吧?”

秦拓介绍,这所医院是索岛最好的公立医院。驻索岛中国医疗队是中国赴也门医疗队中的一支小分队,共7名医护人员,由辽宁抚顺市卫生系统组建,2013年11月上岛。

秦拓宽慰道:“我们现在是患难与共、风雨同舟了,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通知你们的!”

从医疗队出来,阿美和布蓝觉得放心多了。

3月31日中午。

阿里满头大汗跑来,说:“刚才中国驻阿曼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,问到索岛旅游的两名中国游客的联系方法,让你们赶紧给他回电话。”

布蓝觉得有些奇怪,驻阿曼大使馆怎么知道我们的情况?

“哎呀,真快,他们这么快就找来了。”阿美告诉布蓝,早晨趁着旅馆网速快的时间段,她与阿曼的一个朋友联系上了,把自己在索岛的遭遇告诉了他,那位朋友在阿曼外交部工作,阿美请他将她们的情况转告中国驻阿曼大使馆。没想到,大使馆这么快就找来了。

阿美按照阿里留下的号码,回拨过去,对方再三安慰她们不要着急,国家一定会想办法救援她们的。

阿里笑着说:“还有好事呢,刚才在路上,中国驻也门大使馆田琦大使来电话,让你们赶紧回电。”

阿美很快拨通田大使的电话,田大使亲切地说:“情况我们都了解了,大使馆正在策划安排最佳的索岛撤离方案,一定会尽快带你们回家。”

阿里羡慕地说:“你们有个强大的祖国,真好!”

4月2日上午,阿美、布蓝又去了医疗队。

秦拓告诉她们:“使馆通知了,明天早晨可能有飞机来索岛,接我们去萨那与尚未撤离的同胞会合,再从萨那飞第三国,转道回家。”

“明天早晨!”布蓝和阿美差点儿蹦起来。

走时,秦拓又交代:“下午四五点钟,咱们再联系一下,这段时间你们不要离开旅馆。”

晚上,还没秦拓的电话,阿美有些乱。到了10点多,阿美实在忍不住,给秦拓发了条短信:“情况如何?”

秦拓很快回复:“耐心等待!”

4月3日、4日,都是“耐心等待”!

5日中午,阿里来了,说田琦大使找她们,有要事相告。

田大使告诉她们,大使馆前两天原准备派飞机接医疗队和她们到萨那会合,再转飞巴林回国,但当地政府不同意,担心飞机在萨那降落不安全。

阿美挺着急:“那怎么办?”

田大使说:“国家将派海军军舰到索岛,接上你们去阿曼塞拉莱港,你们抓紧做好准备工作。你记一下我国驻阿曼大使于福龙的电话号码。”

阿美一边记着,一边泪水婆娑。

放下电话,阿美还怔怔地站在那里:“海军!真是海军来接我们?”

4

这期间,海军第十九批护航编队又先后三次进入亚丁港、荷台达港,撤离了700多名中外公民。

4月6日。1时00分。编队急电,命令微山湖舰向也门索科特拉岛机动,撤离岛上的7名中国医疗队队员、两名赴索岛旅游的中国女游客;应日本政府请求,帮助撤离一名日本游客。

微山湖舰是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大型综合补给舰,入列11年来,曾五赴亚丁湾执行7次护航任务,先后为16型50多艘舰艇实施了海上补给。航迹遍及太平洋、印度洋、大西洋,并成功访问亚、非、欧三大洲20多个国家。

舰长汪科下达口令。微山湖舰紧急起航,向索岛疾驰。

8时55分,微山湖舰抵达距也门领海线外2海里的会合点,漂泊待机……

快中午时,秦拓来电话让阿美、布蓝马上去码头集合。

中国医疗队在索岛救死扶伤,与索岛老百姓建立了深厚的情谊,许多民众赶来送行。

省长也亲临码头。

秦拓见码头旁停靠着的那艘小艇,禁不住问:“省长阁下,送我们的就是这艘小艇?”

省长点头,“这是我们岛上最好的一艘海警艇,保证把你们安全送到海军军舰上。”

秦拓问:“艇上带卫星电话了?”

省长摇了摇头,“卫星电话?连我都没有这种先进设备呢。”

刚才,与微山湖舰通话时,舰上嘱咐一定要带卫星电话,便于在海上联系。省长这么一说,秦拓不由得暗暗在心里叫苦。

14时40分,小艇慢慢离开码头。

烈日下,阿里站在码头上,卷卷的黑发,深深的眼窝,不停地挥手。

秦拓在离开码头前,与微山湖舰通了最后一个电话,告知小艇上没有卫星电话。

汪科心头一紧,没有卫星电话,怎么联系?

当舰上再一次与秦拓联系时,已经处于无信号状态。

汪科果断下达口令:

“小艇人员备便!”

“瞭望更注意观察!”

海警艇在茫茫大海上奔驶。

天气晴朗,海上没有风浪。

艇长把着舵轮,眉心蹙在一起。半个小时过去了,微山湖舰无影无踪。

秦拓又将微山湖舰的方位对艇长说了一遍,只见他掏出一只指南针,左看看,右看看,拧着双眉。

大家在颠簸的小艇上互相搀扶着,尽力抬起身子朝前张望,突然,杨医生第一个喊了起来:“队长,我看到了,左前方好像是一艘大军舰……”

秦拓也看到了,“没错,是咱们海军的军舰!”

秦拓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,从背包里掏出一面国旗。他将国旗小心地展开,4位医生站成一排,用身体作旗杆,在茫茫印度洋上一艘小艇上,将鲜艳的五星红旗“升”起。

阿美后来对朋友说:“对我而言,国旗是小时候学校升旗时目光凝聚所在,是奥运会奏国歌时运动员泪水中的倒影,是新闻中冉冉升起的一国尊严。我从未在如此近距离内接触过国旗,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,国旗竟会出现在这样一艘小艇上,用自己的颜色帮助我们与军舰取得联系!”

5

微山湖舰。

耳桥上,信号兵大声报告:“报告舰长,左前方发现一个小目标,像是一艘渔船!”

汪科命令道:“继续观察!”

信号兵又报告:“报告舰长,小艇上有人高高举着五星红旗!”

升降机将早已备便的小艇放在海上,舱段班长驾着小艇箭一般向前飞去,艇内坐着副舰长马明超、取证员和两名特战队员。

十几分钟后,两艇相距百八十米,医疗队员们使劲地挥着手。

减速。靠帮。

马明超朝海警艇敬了个军礼,急切地问:“哪位是秦拓队长?”

秦拓连声说:“我是,我是!”

马明超握着秦拓的手:“祖国和人民派海军来接你们回家!人员齐了吗?”

秦拓告诉他:“都齐了,还有一位日本朋友。”

马明超说:“好,你们跟着我们走,注意安全!”

微山湖舰离得越来越近了,慢慢的,它变成一座小山般的庞然大物。军舰舷旁,挂着一副红底白字大标语:“祖国派军舰接亲人回家!”

“回家啦!回家啦!”

“祖国万岁!”

大家再也控制不住,齐声喊了起来。

布蓝对阿美说:“阿美,我觉得好像在做梦!”

海警艇慢慢贴近微山湖舰,大家依次顺着梯子登上甲板。

那位日本朋友上了甲板,深深地向舰艉旗杆上的五星红旗鞠躬。

16时10分,10名撤离人员登舰完毕。

舰上想得很周到,知道大家现在最渴望的事情是给远方亲人报平安,在餐厅里专门开通免费长途线路。

轮到阿美时,她跟布蓝商量说:“这个电话我想打给阿里,特别牵挂他!”

电话很快接通,阿里惊讶地问:“你真是阿美吗?你是在军舰上打的电话?布蓝好吗?哦……真想你们啊……”

阿美感谢他这几天的照顾,叮嘱他注意安全,又问欠他的这几天的费用怎么给他汇。阿里哈哈笑了起来:“忘了钱的事吧,回国后来个电话,所有的索岛朋友,都盼望你们平安!”

舰上为大家举办了晚宴。

李思伟政委首先致欢迎词,他说:“同胞们,朋友们!你们受惊了,我代表微山湖舰向你们表示亲切的慰问!受祖国的委托,我们接你们回家!军舰是流动的国土,从你们踏上甲板的那一刻开始,你们便已经回家了!当然,我们也非常欢迎来自日本国的朋友!下面,我以水代酒,敬大家一杯!”

秦拓举杯站了起来,说:“我代表医疗队和阿美布蓝,对微山湖舰全体官兵的鼎力相救表示衷心的感谢!毫不夸张地说,当看到微山湖舰的那一刹那间,我仿佛看见了伟大的祖国……”

这一夜,阿美、布蓝和7名医疗队员,像是远行的游子,回到母亲的怀抱,在微山湖舰度过一个安详而宁静的夜晚……

7日8时40分,微山湖舰靠泊阿曼萨拉莱港油码头。

码头上,中国驻阿曼大使于福龙率使馆工作人员在迎候。

于大使与阿美握手时,说:“哦,你就是阿美姑娘,还有布蓝,你们两人牵扯着多少人的心啊!”

阿美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是啊,去也门一趟,竟然惊动了多位大使和领事,祖国还派大军舰来接我们!”

4月9日,阿美、布蓝搭乘阿联酋航空公司航班从迪拜飞回北京。

阿美曾记录下自己当时的心境:

经过7个小时的飞行,当我隔着舷窗看着窗外的北京,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涌上心头。相隔19天,北京早已不是一处住所,它象征着美好的期待与亲人的挂念。

回首那些焦急等待的日子,虽然经历了各种坎坷与波折,但我们都始终相信自己的祖国。这种坚信,源自于我的祖国叫中国。

制图:郭  祥

 

 责任编辑:周明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