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江水文

[道德微讲堂]廉洁自律小故事(下)

来源:长江水文网 时间:2019-06-21 作者:水文网 编辑:周明

根据水文局2019年党风廉政宣传教育月活动实施方案安排,今天,长江水文网推出道德微讲堂---廉洁自律小故事(下)。


一碗白米饭


1927年冬,毛主席带领工农红军住在宁冈县茅坪村的时候,有一个时期红军生活非常艰苦,天天吃红米南瓜,有时候还吃糙红米和南瓜煮的稀饭。开头吃几餐还觉得味道有点香甜,吃多了就觉得有点难吃,可是毛主席不搞特殊,仍和战士们从一个锅里盛饭。

一天吃早饭的时候,警卫员小胡突然给毛主席送来了一碗白米饭。原来他看见毛主席天天深夜不眠,餐餐和战士们一起吃那些糙米和南瓜煮的稀饭,实在看不下去,就跑到厨房私自和炊事员商量,并且由小胡自己动手把红米加工成白米,另外用碗给毛主席蒸了半斤米的干饭。

毛主席一见白米干饭,觉得有点奇怪,便问战士们今天是不是也吃这样的饭?小胡在首长面前从未撒过慌,这次当然照实说了。毛主席听完后,马上教他拿回厨房去和南瓜煮稀饭,让大家一起吃,并且说:“以后再不许这样了,战士们吃什么,我也吃什么。”小胡激动的说:“毛委员,南瓜稀饭早做好了,大家吃都吃完了,你就吃这一餐干饭吧,下次再不做了。”毛主席仍然不同意,并向小胡耐心的解释说:“我不应该有什么特殊的。南瓜稀饭本来又甜又香,很好吃嘛。战士们能吃,我就不能吃吗?你要知道,受压迫受剥削的穷人连野菜都吃不上啦。快给我把饭送回去!”小胡还想说什么,可是毛主席已经把那碗白米饭塞到他手里了。小胡无法,只好把饭拿回厨房去了。


节俭的周总理


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周恩来总理是个生活勤俭节约的人。在重庆的八年,他工作比大家忙,睡的很少,但生活却和大家一样,照例是三钱油,五钱盐。有些时间特别忙碌,每一天只能睡二、三个小时,同志们担心他的健康,吃饭时给他加了个炒榨菜,而周恩来同志却语重心长的说:“八路军在前线打敌人,吃的还是窝窝头,我们在后方,没有理由更多享受。”

1961年12月4日,召集专门委员会对当时第二机械工业部的一个规划进行审议,会议从上午开到中午还没结束,周总理留大家吃午饭。餐桌上是一大盆肉丸熬白菜、豆腐,四周摆几小碟咸菜和烧饼。周总理同大家同桌就餐,吃同样的饭菜。

1962年夏,周总理到辽宁省视察工作,刚一住下,他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,交给负责接待的同志,说:“上面写的东西都不能做。”原来,这张单子开着20多种禁吃的菜名,鸡鸭鱼肉之类都包括在内。

正是这一桩桩小事,铸就了周总理伟大的人格魅力,也使节俭成为中华名族的传统美德和我党我军的光荣传统!


人民公仆董必武


董必武总是把自己视为人民的公仆,以党和人民的“老牛”自勉,他常说:“我们的党是为群众利益服务的,如果不为群众服务,还要组织共产党干什么?”

他赋诗吟唱:“革命原非为个人,支持群众得翻身。”他不仅仅严以律己,而且对子女及亲友要求很严格,教育他们正直做人,勤奋学习和工作,绝不允许有任何特殊的行为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家乡的亲友以为他在北京做了“大官”,便要求他帮忙解决工作、升学以及购买拖拉机、钢材等等。他一律加以拒绝,并谆谆教育他们:“我受党的委托,人民的信任,参加国家领导,是各项政策制定的参加者,也是维护者,决不能利用职权给自己的亲属批物资”,“革命不是做官”。

1975年董必武在北京逝世。叶剑英在他的追悼会上说:“董必武同志真正做到了一辈子做好事,不愧为无限忠诚于党和人民的无产阶级革命家”!


陈毅的“补品”


1928年冬,担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的陈毅,到二十八团传达红四军军委会议精神。他赶了一夜路,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到。

二十八团党代表何长工笑着说:“陈毅同志,今天我请客。”这话被侦察班的战士听到了,其中有几个从旧军队改编过来的战士议论开了:“听见没有,陈主任来了,就个性招待。”“当官的总比当兵的吃的好一点嘛!”“百闻不如一见,这回我们要亲眼看看。”大家把脚步放得很轻,趴在团部窗外,透过薄薄的窗户纸往里看,只见何长工拿出一个小纸包,笑着说:“吃吧,这东西你必须爱吃。”陈毅问:“什么呀?”“这是冬天最好的‘补品’,我是湖南人,你是四川人,我晓得,都是爱吃这种‘补品的’。”

陈毅看了看小包里的东西,笑道:“我们一齐补吧!”他们究竟吃的是什么?有的战士急不可耐地用手指戳破窗户纸,一看全愣了!

原来,陈毅、何长工和大家一样,吃的是南瓜汤、红米饭,小纸包里包的是一些辣椒面......


好干部孔繁森


共产党员的楷模孔繁森,是一位一尘不染、两袖清风的好干部。这位楷模干部收留了三个震灾中认识的孤儿。由于生活拮据,他经常到血库要求献血。在外人眼里,一个共产党的中高级干部生活如此清贫真是难以想像。

1993年,妻子到西藏探亲,去的路费由自己筹措。由于看病,妻子将返程的路费花光,只好向孔繁森要钱,他东挪西借才勉强凑了500元,而回程机票当时是每个人800元。妻子不忍心让丈夫为难,就自己找熟人借了一些。回到济南后,他妻子去看上大学的女儿,女儿一见面就对妈妈说:“学校让教学杂费,我写信给爸爸,爸爸让我跟您要。”他妻子一听,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---自己身上剩下的钱,连买回家乡聊城的车票还不够,哪里还有钱给女儿交学费!

孔繁森把工资中的相当大一部分用于帮助有困难的群从,平时根本就没有攒下几个钱。他给群从买药,扶贫济困时出手大方,少则百十元钱,多则上千元。他因车祸牺牲后,人们在他的遗体上找到的现金只有8元6角,在场的每个人都流了泪。



责任编辑:周明
关闭